澳门万博线上注册主办
网站首页 >> 三元文苑 >> 正文

一声一世

发布时间:2019-06-17   来源:烟台大学记者团    作者: 中181-6李玉娟   点击:

初闻尺八,是读庆山的《春宴》。读到那句“他在月光下吹起尺八心无旁骛”,如同一丝轻羽落于心间。那是一幅多么清朗的画面,即使我还不明白尺八是一种怎样的乐器。初识尺八,是听佐藤康夫的《夜明》。尺八没有箫的浑厚沉着,也不如笛子清脆婉转,其声苍凉柔美,以其长一尺八寸而得名。

每一支尺八几乎都是“万里挑一”,十万根竹子中,大概只有几根符合做成尺八的标准。在纪录片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的预告中,有一位日本尺八爱好者说,40年了,他终于做好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支尺八。美好的东西总是来之不易。这部影片展现了多个尺八艺人的初心与想法,有尺八世家第三代传人小凑昭尚,在日本地位极高却急流勇退的佐藤康夫,隐居日本山林研习尺八吹奏技艺46年的美国人海山,还有中国目前唯一的专业音乐院校尺八教师蔡鸿文……

对小凑昭尚来说,吹奏尺八是一种感恩的方式,他以曲子寄托对家国安稳的愿望;佐藤康夫说,尺八在日本是佛的声音、佛的语言,他想用尺八演奏更多的曲子,救赎人们心中的迷茫与悲伤。他们在传承尺八的道路上一起追求着极致,展望着未来,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。他们没有孤芳自赏,而是心中自有一片山河。日本的平成年代多灾多难,每个人都希望令和年代能够太平安稳。佐藤康夫谈《夜明》时说,曲子里展现了一个战胜魑魅魍魉,太阳升起,大幕落下的场景。它的节奏徐徐向前,最终有着迎接未来的意味。

尺八源于中国,繁于盛唐,是当时的宫廷雅乐,却在南宋后由于种种原因几近绝迹。在遣唐僧将尺八传入日本后,今天它已经成为日本的传统乐器。虽然尺八在中国淡出大众的视野,但多数国人还是会和它产生共鸣,仿佛它早已深植于我们的灵魂深处。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的导演聿馨在第一次听到尺八的声音时落了泪,空旷悠远、苍劲有力的音乐直击心灵,那是她与尺八的缘分。

2018年,中国西安,青龙寺,大殿上,身着一袭白衣的演奏家忘情吹奏,尺八的乐声空灵,古朴,悠远……台下座无虚席,僧人、游客、学生……美妙的音乐仿佛把他们带去了遥远的唐朝。一曲奏完,掌声雷动。白衣演奏家正是佐藤康夫。他如同远古的使者,让尺八重生。佐藤康夫最难忘的一次场景,是他去广州一所大学演奏尺八的时候,台下有人热泪盈眶,他说尺八的传承是有意义的,他会更自信地走下去。

尺八的美,美得纯粹,用心去听的人,大概都会被感动,被救赎。对于这些尺八演奏家来说,一声就是一世,他们会一直吹下去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五月三十一日,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有幸一观。

上一篇:屈原
下一篇:我在教职工合唱团这几年

烟大校报

More

高教视点

More